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_威利斯娱乐棋牌网站_澳门威利斯人app

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 > 公司新闻 >

关于梦境的文章

2019-03-09 20:43:00 公司新闻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威利斯娱乐棋牌网站,澳门威利斯人app

  关于梦境的文章

  
篇一:梦境
梦有心生吗?迷惑中!最近竟然噩梦连连,就连身边的诸多忙碌、喜气也难以将它驱赶!昨夜在自己拼命呐喊挣扎中的醒来,正是夜深人静时分,一向对于毒品从不探究的我,梦里竟然是为瘾君子!好强自负的自己不愿让亲人朋友看到那副猥琐的样子,也不愿将此丑行昭示天下,决心把它戒掉!可这毒瘾发作时,自己卷缩着身子滚爬四处乱抓挠头散发,那份无助、悲伤心好冷似乎是在寻觅一位拯救自己的一位高人,空洞的目光毫无色彩近乎绝望,四周漆黑!熟悉的身影飘闪而过,对窘迫的自己视若无睹。我竭尽全力挣扎,可还是没一点力气心在黑洞里游荡人彻底崩溃,戒毒的痛苦在此演绎的淋漓尽致,醒来浑身虚脱汗水浸透睡衣、泪湿棉枕!暗夜难眠,忆之情景近几日的梦有雷同之处,多数是误入迷途或跌落深渊!那份迷茫无助只有如梦方可领会。想想人到中年历经红尘翻滚,对人生的理解要求思想境界在发生着不同的变化,面对一些难以处理的烦琐事务,就算是看得清却难以理清,少了年轻时顺藤摸瓜的勇气;面对情感轻重自知,即算是纯情也未必属于自己,人生有太多的无奈掺杂韶华易逝空留叹息;未来的岁月还是一份遥遥无期,前行少了洒脱,滞留于此却不是个性里的自己!责任束缚了行动可难以遏制自己的思想,想法多了思绪即会纠结!有些思维形成久了,即像一种现实扎根心里,明知这是一种病态,但还愿意让毒瘤滋生,人的两面性再此得到了充分体现!可能长此以往压力无法释放导致思序混乱引发梦境的吧?
记得年轻时,日子清贫却有一双闲不住的手,虽然前途渺茫却对沿途的事物想的简单,一路向前!那时的梦,多数青山绿水飘然。有时,自己虚无弱小立在山下仰望如画风光景色旖旎,暗下决心这次机缘不合错失良机,下次一定亲临。过几日居然同入一梦,攀上山巅,在云雾中飘摇,在松柏中穿行,亭台楼阁雕梁画柱逍遥似仙,盈盈笑意里东方吐白,室内飞霞彩氤氲的气氛溢满开来,陪伴着柴门的寒酸居然有声有色恬淡释然;有时,自己在荆棘满地中小心翼翼前行,前面杂草丛生茫然的环顾四周毫无人气!回归并无路途,调整思路前行一段误入桃源,山色滴翠清泉喷涌清清的溪水声色纵容,诱惑自己跃入水中畅游,随浪飞跃随波漂流竟比鱼儿自在,睁眼看日出三竿一跃而起,利索的打理生活中的桩桩件件心境是那样的愉悦!汗水浸透衣衫时,梦境闪过涤荡满身的灰尘,心也清净!如今踏入文字的领域,这是一份别样的天地,面对那些诗意的诱惑心也细腻起来,牵出万缕柔情纠结成茧乐不思蜀!
华年易逝岁月不再,梦也难回清纯!细思量近日噩梦并不可怕,有梦生活才会有希望,就算是梦断南园柔肠寸断,醒来也许进入更高的一种境界,绝对不在相同意境里沉醉!可喜的是还不到落叶纷飞的年龄,静寂的冬眠还为时尚早,还是让自己梦醉南柯沉淀俗世的纷乱,让岁月历练心智直到容颜老去,夕阳的霞彩映红满脸笑意菊花盛开!

篇二:逃离梦境
我看到了自己,已经脱离梦境了吗?
湖面泛过七彩的光,我放弃了最后一丝迷惘。从我脸上的笑容开始,破碎的涟漪荡漾开来,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十六年的孤寂,十六年的轮回,生命就要到达下一站的渡口,时间会为我再添上一个年轮。
我站在十六与十七的夹缝,开始大笑,笑到落泪,直到癫狂。亦或者我什么都没干,只是偶尔回过头,觐望,风景依旧,却徒生荒凉。
我背上行囊,登上生命的游轮,时光的列车,碾过青春铺成的铁轨,碾出一串跳跃的音符,勾勒出绝美的旋律,回忆渐行渐远,最终响彻整片天空。
忧伤第一站
时光的列车呼啸着飞过一望无际的山丘,飞过夕霞满天的天空,飞过一个宁静优雅的村庄,这里是我的故乡。窗外的景勾起了我的思念。我思念门前被夕阳拉长的参差不齐的树影,怀念早晨起床开窗时呼吸的第一口新鲜空气;思念门前的罗雀勾勒出的优美弧线,怀念清晨草尖上滴露的氤氲水滴在湖面泛起的涟漪。我开始怀念了,在这个不辨真假的梦境,在这个莫名忧伤的年代,终于。
思绪穿过厚厚的时空带我找到了曾经的自己,我看到一个桀骜的少年背影,在黑暗中显得如此孤寂……
我讨厌一切我所讨厌的。
我讨厌光,特别是刺眼的光芒撕破黑暗刺入双眼的时候。它让我怀疑自己是否真实存在。我讨厌这种感觉。所以我喜欢黑暗,喜欢停电的感觉。原本光明的世界因突然停电而闪过的刹那间的死寂,如黑色的脉冲冲击着大脑,听见潮涌,眩鸣。紧接着是五官全部失灵,身体开始沦陷。悲伤逆流,忧伤灭顶。尔后眩鸣渐渐平息,双眼慢慢恢复视觉。恍惚间有一种死亡的快感和重生的喜悦。
停电了,房间充满了空荡荡的黑暗,漆黑而孤寂。平息静坐,总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和心跳,听清它们每一个节拍和韵律,听到器官之间的对话,听到心脏的收缩和扩张;感觉到细胞中蕴含的每一分能量,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蔓延开来。恍若隔世,却又如此真实。
一切虚假的都源于内心的真实,所以虚假的东西伪装真实是第二个悲剧的开始。
时光列车并没有为任何一个人停留。残存的记忆中,依稀还有少年桀骜的背影……
生命的年轮
时光为我谱曲,记忆为我奏乐。我轻捻琴弦,潸然焚香,千里烟波,愁思袅袅,泪泛涟漪,烟波流转。
时光列车风驰电掣地驶过,窗外偶尔灯火通明,偶尔满目苍凉,偶尔柔情似水,偶尔诡异阴森。一幕幕画面在车窗外慢慢消失,一点点时光在车厢间悄悄流逝。列车划破沉寂的黑暗,驶过一个又一个站点,在落寞中停站,而又启程。呼啸的寒风扑击着车窗,时光戈然而止,空间就此破碎,哗然落下,夹杂着我的思绪,洒满一地满目疮痍的忧伤。
唯有不眠,才知夕永。
我愿化作一片树叶/不论窄小或是宽厚/不论青绿或是枯黄/我愿化作一片树叶/任凭雨打风吹/我依然不动/亦或摇摇欲坠/秋天的最后一缕微风拂过/带走了我/留下满目疮痍的寂寞/就这样走了/离开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我飞过烟波袅袅的江南/带走一滴忧伤的雨水/飞过冰雪覆盖的荒原/带走一滴冷漠的冰水/飞过峻峭险壑的高山/带走一滴纯净的露水/我飞过千山万水遇到了你/带走一滴相思的泪水/我就这样一直飞/寻寻觅觅/冷冷清清/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累了/倦了/无所依/开始回归大地/于是我被埋葬了/连同对你的那份思念一起。
我感怀于那些拥有过的和不曾拥有的,那些念念不忘和渐渐淡忘的,那些已被怀念和未被怀念的。
我就在这怀念中垂首挪步,落泪风干,直至死去。
爱情终点站
最后一站了,时光的列车终于慢下来。我也开始收拾自己的行囊,准备踏上新的旅程。我不经意的抬头,于是,在漫天飞舞的飘雪中,我看到了你。
风中的你总是那么令人迷恋,发丝像蒲公英一样随风飞舞,留给我无尽的眷恋和孤独。我以前一直认为,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而哭泣是十分愚蠢的。在这个扼杀爱情的学生年代,而我竟然对一份相思念念不忘直到落泪。原来,最愚蠢的那个人是自己。
我曾无数次的放弃,将这一名不文的爱情抛弃,然后逃走,一路丢盔弃甲。终是挡不住这浓浓的思念,它已深入骨髓,从此不再遗忘。
明媚的阳光,平静的湖水,温暖的风,娇娆的柳。我站在天的尽头回首眺望。还是那个山丘,蒲公英开了,我看见了你为我种下的悲伤。它也开了,开得很灿烂。
都是爱情惹的祸,它让我们相逢却又擦肩而过。
年华从指尖流走/往事不再有/当分针再次追赶上时钟/我能否追上你的脚步/再次相逢/从指间残存的记忆/含蓄着微弱的气息/多少次日夜的煎熬/多少次漫漫长夜的惊醒/又多少次的泪湿沾襟/落寞是年华的真谛/年华是没有了你的一切光阴。
我在梦中再次见到了你,身影依旧那么清晰,我想牵你的手,抓到的却是一片虚无。大片的空虚覆盖了我,忧伤接踵而至。
天刚刚泛白,雨一直在下。湖面漂浮着氤氲的雾气。蒙蒙的水边,没有蓝色的蝴蝶。淅沥的雨水顺着我的脸庞流下,掺杂着泪,却没有温度。浓浓的雾气被阳光划开一道口子,水光接天,波光粼粼。我的眼神感受到了少年孤寂的背影……
我看到了自己,已经脱离梦境了吗?

篇三:梦境与现实
———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某一天,天会让我在我心情最沉闷的时候去回味一次曾经的梦境。而这个梦境却又是现实,是谎言与期待与压抑共同造就的现实。
河边
我随着记忆去追寻属于河边的梦境——我家虽不临近河边,但在河边曾有着我挥之不去的记忆。我小时候向往水,虽然我不会游泳,甚至现在依旧不会。但我向往环抱着我的沅江河水,或许这是生活在江南人的一种本性吧。小时候,爸爸常常带我游走在大桥上,去感受孕育着我们成长的沅江河水,但我并不满足于视野上的揽括,我会要求爸爸带我走到河边,我想亲手去摸摸沅江里的水。那时桥下还是个繁忙的码头,那里停泊着许多木质的船只。爸爸常带我坐在船上,记得爸爸告诉我,小时候我经常坐在船上就不肯下来了,只有等他答应给我买吃的我才会依依不舍的下来。那时我多么想坐着船去航行一次,但是我小时候并没有坐船航行的经历。所以我对坐船一直充满着向往,因为那小小的船只承载着我儿时的期盼和爸爸带给的温暖。(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当我为逃避压抑而再次站在河边时,往日的场景已经不复存在,看着新建的防洪大堤埋没了古朴的鹅卵石摊;看着挖沙吊钩侵占去了曾经繁忙的船泊码头,心中不游的滋生出些许不舍。但我庆幸,河边那透着古韵的低矮房屋依旧还在,还有那放出低沉叫声的鹭子。看着那房屋墙上被洪水无数次侵蚀留下的痕迹,闻着那鹭子捕鱼时散发出的淡淡腥味,对,还应该包括房屋前那由时间堆积而成的垃圾山,还有那从“山”中分泌出的一道道污水,还依旧承载着我对河边的那一份记忆。还有就是我以前不曾知道,而如今却被拆毁的只剩下牌坊的“蒋氏祠堂”。我一开始还看着那被拆除的建筑发笑,没想到那就是我自家的祠堂。唉,虽然没见过它里面的摸样,但我能想象的出它里面的摸样。这也算弥补上了我对河边的一处空白记忆。还有更没想到的,此时正巧有一艘去往长碛的渡轮刚刚靠岸,我坐上了木船,荡漾在曾经向往的河中,伴着天朗气清,风和日丽,感觉又回到了梦境。放眼远处的山,放眼远处的寺。在河中感受着梦境与现实交融的感觉,心中的压抑也被慢慢的淡化了。
一完小
我随着记忆去追寻属于一完小的梦境——那里有我人生的第一个家,那里有当着我老是的邻居,那里有我最初的玩伴,那里有我学习四年的教室,那里有我爱玩的滑滑梯,那里有我认为海拔最高的厕所,那还有拿来冒险的“棺材小路”······
那时我们邻居都格外亲近,家家串门,端着一碗饭你来吃吃我家的菜,我来吃吃你家的菜,最后都围在院子里聊着天吃饭,那个温馨,那个亲近,那个和谐。不仅大人们和谐,我们小孩也不示弱,家家串门玩游戏机,下棋(那种棋90后应该懂吧),那家买了新卡子,都从不吝啬,第一时间拿出来和大家一起玩。我们还一起拍画片、一起打弹子,还无聊的说着你喜欢某某,它喜欢某某······
再次回到这,我发现我已经六年没来这了,我虽一直在安江,却一直遗忘着这个地方。直到徒弟说一完小换上了塑胶跑道,我才恍然发现该去那看看了。踏进校门,充满着一股现代感,塑胶跑道和淡黄的瓷砖教室,充满着活力与朝气。我第一个想起的是那校门正对面的大梧桐树,可惜那已经空空如也,平坦的只剩下了一个垃圾堆。我沿着教室的窗口向前走,透着窗,我发现教室的座椅也都成了钢结构的了。走到会议室那,在它背后就是我们儿时冒险的“棺材小路”,我本以为那也将不复存在,但一切都与我想的相反。那依旧还在,只是变的更加凌乱。再走就是我认为海拔最高的厕所了。厕所旁的木房已经全都不见了,木房前的一棵树也没了。我还记得小时候喂养过小鸭子,在那棵树下我还给小鸭子挖过蚯蚓吃呢。但是如今那却变成了乒乓球台了。再穿过眼前的那个圆门就可以看到我原来的家了。圆门一点都没变,这样让我感受到了曾经的亲切。但是当我穿过圆门,映入眼前的即是熟悉也是陌生。熟悉的在右边——那五层小楼依旧矗立在那,陌生的是在五层楼房对面滋生出了一栋新的七层小楼。看样子,刚刚竣工,还不曾有人入住。而那崭新的楼房基座就立在我曾经的房子上方。我有些惊讶,走上前想看个明白,真的,一切都变了,曾经的小院平房已经没了,它们的位置我也只能估摸着看看了。正巧碰上周叔叔,他儿子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问他他儿子呢,他说他整天在家。我走进他的家,依旧是曾经熟悉的摆设,呼唤了几声,他便开了他卧室的门,眼前的玩伴变了,变成了“红毛”而且变“大”了许多。一张小床伴着一台电脑,地上杂乱的摆着吃的方便面,牛奶和穿的衣物。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物是人非,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颓废。儿时的纯真永远只能出现在梦境中了,现实的景象就这样赤裸裸的摆在我面前,那时候才知道我所面临的压抑是多么微不足道。
县政府
我随记忆去追寻属于县政府的梦境——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外婆,第一个想到的景就是花园中的假山。还有县政府后面的防空洞,那是我们儿时最喜欢探险的地方之一了。记得曾经邀着一群朋友,买上蜡烛一起去洞里探险,寻求着那份儿时期盼的刺激。还有就是县政府路的坡度,这也与县政府依山而建有关,还记得去婆婆家必须下一个很大的坡,妈妈曾对我说,外公就是曾经骑三轮车下这个坡摔伤了脚的,虽然我出生以后外公就瘫痪在床了,但我庆幸,毕竟我看到了外公的摸样,不像爷爷,我连样子都没见过。唉,没有爷爷的爱也算是我人生中的一大遗憾。好在奶奶很爱我。还有外婆家通菜园的小路的围墙,曾记得那时经常和哥

  哥去县政府门口买那种两块钱一颗的红色大炮去炸墙外面地里的白菜。一声巨响,我们享受着恶作剧后的刺激和愉快,看着菜地里一滩炮爆裂留下的报纸屑和一颗颗倒地的白菜暗暗发笑。唉,当时还真无聊。还有县政府的舞龙灯,篮球赛,都是县政府在我心中美好的记忆。
再次站在它的大门口,我并没有什么新奇,因为我也常常来,也一步步看着他的改变,现在对那的第一感觉就是空旷,或许这样显得更“精神”吧。坐在里头的感觉依旧如初,看着花园依旧感觉很贴切。我终于明白外婆独自一人生活在这里,大姨接她去怀化住都不去,因为这有着她精神的根,这才是属于她自己的世界,只要这样就算一个人同样不会孤独。再想想我,整天活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现实的压抑感,使命的压抑感布满全身。不过此刻站在这里,那一切就好像悄然逝去,因为在梦境中不会出现那导致压抑的一切。
——家乡留给我的梦境很多很多,上天能给我一天去感受它来缓解现实带来的困惑,我感觉很满足了。

篇四:瑰红的梦境
我在梦里寻你,大片大片火红的记忆,凝动着你隽永的抒情,奔放着你不羁的思潮。我知道即将与你相遇,于是胸膛开始燃烧,你可听到这里为你悸动着一颗心跳。
路不断向后蜿蜒,越来越浓密的山色经过鼻息,我嗅到你绿意荡漾的芳香。远处模糊着你巍峨的身姿,山峦跌宕出你的名字——马鞍山——那左边耸起的是你岿然屹立的坚定不移,那中间荡开的是你博大宽广的胸襟,而那右边挺拔着你向天横的壮志豪情。
而今,当我站在你的脚下,当我初次来到你的身边,我深切感受到你深情厚意的注视,你用炯炯的目光涤荡着我的身体,我沉浸在这份爱抚中,等待你将我身上来自城市的浊气扫光。我将带着一颗最质朴、最虔诚的心,归隐在你的门下,马鞍山啊,请你,请你接受我的礼拜!
沿着石级缓缓攀爬,我在你怀中倾听你的呼吸。通天的石壁上布满了深绿、暗红、浅黄她们是你收养的精灵吗?如此紧密的排在一起,努力冲击着我的视觉,这是如此鲜明的对比,却又如此和谐的存在。我仿佛落入一只巨大的井,井壁漆满了颜色,那是一些,画家如何也调不出的颜色,她们刺激着色觉细胞,像一场绚烂的梦。当风吹过,四面遍响起一阵阵笑声,这笑声如此奇特,又仿佛是你远古的呼唤,我知道你在这里沉寂了千年往年,然而在你沧桑的声音中我却听到了生机在盎然。我回头,遥望山谷,看到四壁滚动着你的血液,原来你赐给我一段秋色的舞蹈,霎时我的双眼忽然失明耳边的舞曲声却渐渐开始激昂。我听到急促的弦乐,像是琵琶的轮指,恰似你忽而陡峭的某座石崖;我听到渐慢的竹笛,欢快清脆又余些起伏,仿佛你转弯处的多险;我听到沉吟的古筝,抑扬顿挫又如流水般舒缓,正是你平坦处蔓延的古道……而这盛大的乐曲却始终是瑰红色的旋律,带着神秘的音符优雅的行走在深沉的线谱中。
我久久的倾听着,终于在一束光氤氲过眼帘后重新拾回光明。然后方才绚丽夺目的五彩世界陡然幻变成瑰红的记忆,我无法描摹此刻的雄伟与壮丽,马鞍山,这是你传授给我的圣境吗?可或许我过于愚昧,无法体察这深奥的哲密……
正午,阳光充实,尘埃在浮空中乱舞,我又重新踏上喧嚣的公路,也许我应该取一份未知的遗憾‘还俗’,然而马鞍山,你如此宽容,让我在回眸的时候,终于顿悟——-
你在秋日下熠熠生辉,一半鞍上是幽深的绿,那是曾经狂傲激荡的成就如夏一般热烈奔放;另一半是古典的红,那是成熟后蜕变了寂静成为黯然像秋一样低调无语。
人世善变,在漫漫长路上,旧的光芒总要被新的神伤代替,然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唯有象山一般坚定不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能成就一分永恒的辉煌!
……
我在梦里与你分别,又踏上另一场梦境,然而与你相遇时撷取的瑰红颜色,将永远成为我路途上背景的底色,就算有一天,你将失去我的这枚心跳,那簇红,仍然在我们最初相遇的地方,燃烧。

篇五:梦境
青春把我带到一块宽阔的草原,草原望不到边。
在远处的地平线的上空,有座美丽的宫殿,水晶般通透的外壳,金闪闪的光线由殿堂的心脏向四周辐射,瞬间俘获了眼球触摸者的欢心。在我的身旁,树立着一块标牌,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青春告诉我,只要我按牌子里列的一系列做下去,我将可以登上那座迷人的皇宫式的殿堂。然后,青春消失了,无影无踪。它没有告诉我如何做,只是一串串呆板、木讷、毫无情感的文字在木牌上排列开阵式,我看到了最后的注意语:毫无疑问,只要你按着以上要求默默的坚持着忍受寂寞,你将可以获得你要的辉煌。但在这条路上,你没有休息的时间,只能一如既往,你也将消耗掉你仅有的宝贵青春。
青春、寂寞,这是我映像最深的两个词。
这时我想到了人生,人的一生,还有生命。生命从掉进这个世界,然后进入坟墓,就好像青春带我来到这块迷人的草原,然后青春再消失的不着一丝痕迹,好像我从没见过它一样。
梦,对,就像是一场梦,梦醒,所有的一切如破碎的七彩泡沫,所有的华美只存于我的记忆,在旁人的世界没有痕迹。远空泛出了鱼肚白,风吻窗外的枝叶,枝叶发出的幸福呻吟惊醒了梦中的可怜人儿。
揉揉惺忪睡眼,不过梦一场。只是,这梦不该是我现在这个年龄该做的吧?是不是我的生命也不过是梦一场?死亡,就是梦醒的时候?
 

搜索
网站分类